过天罪舵主的一记涅空神爪但眼下十多个人一起

小编:莫天临面色凝重的对谢小楼道:把你换成楚休,你能否做到现在这种程度? 沉默了半晌,谢小楼的眼中才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目光,道:能做到个屁!这种时候正常人不是应该选择杀出重

 莫天临面色凝重的对谢小楼道:“把你换成楚休,你能否做到现在这种程度?”
 
    沉默了半晌,谢小楼的眼中才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目光,道:“能做到个屁!这种时候正常人不是应该选择杀出重围才对吗?这家伙却是主动去找那些人拼命,简直就是疯子!”
 
    莫天临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疯子有什么不好吗?我莫家的一位前辈曾经说过,这世间没有疯子,只有强者和弱者,不疯魔,不成活。一个疯子站在了巅峰他便不是疯子,而是人人膜拜的强者。
 
    现在我倒是对这楚休越来越有有兴趣了,以一敌百,他若是不死,这次神兵大会便是他扬名地方!”
 
    身为世家子弟,哪怕是交朋友未免也会带着些许的功利性,这点莫天临自己知道,但他却并不排斥这一点,就凭眼下楚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他便准备等下援手了。
 
    而后方的玄诚道人看到楚休这幅模样,他的眉头却是忽然皱起,喃喃道:“主动引心魔入体?他是疯了不成?不对,这心魔本来就存在他的体内,此时只不过是顺其自然的释放而已,这人,天生体内便有着魔性在身!”
 
    穿越留下的后遗症造成了楚休的体内隐藏着两种性格,简单来说,他这种情况就是传说中的精神分裂,而在玄诚道人看来,楚休此人却是魔性深藏,他若是拜入魔道当中,此时恐怕就不是龙虎榜上的俊杰了,而是手段凶残的魔道新秀。
 
    魔道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些魔道中人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魔道,在玄诚道人看来,楚休便是这样的人,他体内深藏的魔性跟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半分的排斥,所以他才能够接连两度动用秘法入魔,还能够控制住自己体内里的力量,不被反噬。
 
    玄诚道人摇了摇头,此人若是不死,将来说不定便是一尊祸乱天下的大魔头,但他却不能去阻止。
 
    自己已经发下道誓,此生不再出手,那这件事情便不是他能管的了。
 
    叹息了一声,玄诚道人直接一转身,对身边的几个小道童道:“走吧,我们也该搬家了。”
 
    说着,他直接一挥手,带着那几个小道童走入道观当中,但诡异的是距离玄诚道人很近的一些武者却是根本就没发现玄诚道人的动作,甚至他们都没发现玄诚道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场中,楚休冲着祝武和森然一笑之后便径直向着他杀来。
 
    祝武和见状顿时面色一变,身形连忙向后退去,并且大喊道:“来人!大家一起上!别让这楚休逐个击破!”
 
    周围的武者听到祝武和的叫喊声,他们不仅没有出手,反而是避开了楚休,没有一个人敢去阻拦的。
 
    不是他们白痴,不知道逐个击破的道理,而是他们不想去送死而已。
 
    谁都看出来了这楚休现在的精神明显不对,盯上一个便一定要将对方斩杀,谁拦杀谁,就好似方才他杀彭罪时一般。
 
    而现在他既然盯上了祝武和,那就证明他们暂时都是安全的,至于祝武和能撑多长时间,关他们何事?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现在楚休风头正盛,谁都不想先冲上去送死,反正只要楚休没盯上自己,他们是不会先出手的。
 
    在楚休那狂暴无比的刀势之下,祝武和根本抵挡了几招便被刀罡重创,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这种实力上的差距已经不是任何武技能够弥补的了。
 
    这时在一旁观战的公孙流却是紧皱着眉头。
 
    他为人阴险狡诈,最擅钻营,要不然现在龙虎榜上也轮不到他的位置。
 
    原本以公孙流的性格是准备最后再出手捡便宜的,只不过显然像他这般想的人却不止他一个。
 
    以一敌百,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对手几乎是必死无疑的,但眼下楚休虽然是以一敌百,但他所敌的这一百人却是各怀心思,一百人有着一百条心,再这么打下去,谁都别想杀了楚休。
 
    所以公孙流此时也无法淡定了,他直接站出来大声到:“诸位,你们再这么留手,怕是要被楚休逐个击破,到时候谁都别想杀了楚休!
 
    诸位若是信得过我,那便听我指挥,十名以上修炼过横联功夫的武者站出来拦住楚休,擅长暗器长箭等兵器的武者在远处出手,其余武者居中策应,如此方能够才将这楚休斩杀!”
 
    说着,公孙流便拔出他背后一红一黑两柄宝兵长剑,向着楚休冲去。
 
    人都是有盲从心理的,没有第一个上的,那其他人便都不会上。
 
    公孙流的为人虽然并不怎么样,但他的名气还是有的,实力也是有的,所以他这边一开口,倒还真有不少的武者愿意听从他的指挥,组成阵势一起杀向楚休。
 
    十多名修炼了炼体功法的武者在公孙流的带领下最先冲了一上去,爆发出自己全身的罡气挡在楚休的身前,只听一声声罡气爆响传来,十多人一起出手,这才勉强拦下楚休的强大的刀势。
 
    与此同时一声声破空之声传来,远处一些暗器向着楚休袭来,其中还夹着着数根带着锋锐罡气的箭矢。
 
    江湖上用暗器的武者不少,但用弓箭最为兵刃的却是没几个,大部分都是朝廷军方出身的武者才习惯用弓箭作为兵刃。
 
    势大力沉的弓箭和阴险无比的暗器一起袭来,楚休顿时一皱眉,血炼神罡爆发,将那些弓箭一一斩落,剩下的暗器他也是爆发出护体罡气来抵挡,反正有着天移地转大移穴法在,楚休哪怕是被暗器击中,只要上面没有那种见血封喉的剧毒,楚休根本不惧。
 
    而趁此时机,公孙流却也是带着人杀了过来。
 
    公孙流手中的两柄剑都是宝兵,一柄带着炙热的罡气,一柄则是带着一股阴邪之气。
 
    两种孑然不同的罡气和两种孑然不同的剑法在公孙流的手中运用的却是自然无比,一阴一阳,带着两股气息向着楚休轰然斩来。
 
    其他武者也是手中罡气暴涨,向着楚休袭来。
 
    十几人一起出手的围攻威势惊人,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被这股强大的罡气给轰的四分五裂了。
 
    但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双手结印,周身所有的罡气都被他调动了起来,周身的气势顿时沉稳无比,不动如山!
 
    临字诀·独孤印!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无尽的罡气爆裂当中,楚休的身形向后快速的退去,嘴角一丝鲜血流淌而出。
 
    虽然楚休曾经以独孤印硬扛过天罪舵主的一记涅空神爪,但眼下十多个人一起出手,独孤印只是在防御罡气的攻击上面比较显著,自身力量的反震之力仍旧是由楚休来承担的。
 
    所以在以独孤印挡住这一击之后,楚休的内腑便已经被震动,受了轻伤。
 
    内狮子印结出,在镇压体内伤势的同时,楚休也是把阿鼻道三刀引来的魔气给镇压了下去,连续两次引魔气入体,没有直接镇压反噬,他的肉身已经有些开始吃不消了。
 
    而这时公孙流等人看到楚休被让他们给击退,众人的眼中也不禁是露出了兴奋之色来。
 
    之前的楚休强悍的吓人,简直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让众人惊恐不已。
 
    而现在楚休却是在他们的围攻之下已经重伤,这就证明了楚休也并非是不能被击败的,他们也还是有机会的!
 
    所以这次他们没用公孙流指挥,便直接一拥而上,紧接着向着楚休杀来。
 
    公孙流看到这一幕冷笑了一声,他不着急,等到这些人把楚休的力气都消耗的差不多时,那时才是他动手的好时机!
 
    擦去嘴角的鲜血,楚休看着冲上来的这些人,森然一笑:“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死吗?好啊,我成全你们!”
 
    话音未落,楚休手中便已经手捏拳印,这一印落下,周围的众人竟然感觉自己的身形都被封禁在周围的空间当中,罡气禁锢着他们的身形,好似一张大网一般,让他们无法挣脱!
 
    列字诀·智拳印!
 
    主空间,封禁闭。网罗十方,天地无用!
 
    楚休的身形一动,已经出现在了一名武者的身前,在其被罡气禁锢的一瞬间,单手轻轻一扭,对方的脑袋便硬生生的被摘掉,鲜血犹如泉涌。
 

当前网址:http://forumobat.com/a/zhongqingshishicaishujushoujiduan/20181216/2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