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流实力倒是有一些但他却是散修出身名气也

小编: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报仇的机会,但楚休所展现出的却是让她都为之绝望的实力! 小姐,走吧!这楚休的实力简直变/态,邱师叔就算是三花聚顶境也挡不了多长时间的!其他那些神武门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报仇的机会,但楚休所展现出的却是让她都为之绝望的实力!
 
    “小姐,走吧!这楚休的实力简直变/态,邱师叔就算是三花聚顶境也挡不了多长时间的!”其他那些神武门的弟子还在苦苦相劝着。
 
    只不过任凭他们如何说,燕婷婷却依旧没有动地方,眼中的恨意也是越来越浓。
 
    楚休和聂东流都不明白燕婷婷为何会喜欢上岳卢川那种废物,毕竟在这两个人看来,那岳卢川除了一副好皮囊之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取之处,就算聂东流对外称自己跟岳卢川乃是好友,但也是看在对方的身份上,要不然一个废物哪里配跟他称兄道弟?
 
    这天下间美女很多,俊男也是不少,以神武门的威势,燕婷婷以后的夫婿肯定是品相俱佳的那种,但可惜燕婷婷却是只爱岳卢川一人。
 
    只能说爱情这东西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就如同燕婷婷现在一般,杀楚休不仅仅是为了岳卢川报仇,更是成为了她的一种执念!
 
    三花聚顶境的武者精气神合一,比之外罡境,其最显著的便是爆发力要强大不止一个等级。
 
    只不过可惜,楚休哪怕还没将他的精气神修炼到合一的程度,他的爆发力也是一样惊人。
 
    在关中刑堂时,哪怕是卫寒山这种巡察使出身,自身的年龄也处在壮年的武者都敌不过楚休,更别说这神武门出身的老者了,他的实力甚至还不如卫寒山,所以在楚休那强大的魔气刀罡之下,这神武门的老者已经感觉到不敌了。
 
    这名神武门的老者在这边拼死拦住楚休,想要让燕婷婷逃走,其实心中已经是有了死志。
 
    这里是东齐,他们之前以为没人会来帮楚休,结果现在陷入了死地他们才想起来,也同样没人会来帮自己。
 
    之前楚休一刀斩杀了另外一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其实已经将他们的胆气给彻底斩尽了,哪怕他们全部出手也是敌不过楚休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切。
 
    不过明知道这是送死,这名神武门的老者也没想逃,不是因为他对神武门,对燕淮南当真是那么忠心,为了燕婷婷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而是因为他的子嗣后代也都在神武门内修行。
 
    就是因为他老成持重,江湖经验丰富,燕淮南这才派他来保护自己的女儿,结果燕婷婷却是在他的手中出事,无论是不是他的原因,他都会被重罚的,甚至会牵连到他在宗门内的后代子嗣。
 
    所以还不如就在这里拼死一战,让燕婷婷逃走,这样燕淮南起码还会记得他的功劳,善待他的后代子嗣。
 
    如此想着,那名神武门的老者直接不管不顾,开始燃烧自己那本来就已经所剩不多的鲜血,开始跟楚休搏命起来。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却是忽然后撤,他单手结印,那股汹涌澎湃的魔气彻底被他镇压下去,这让那神武门的老者眼睛顿时一亮。
 
    他就知道,这种秘法不可能一直都保持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现在看来应该是那秘法的时间到了,再使用下去甚至可能造成一定的反噬,而此时,正是楚休最为虚弱的时候!
 
    果然,那边的楚休在镇压住自己体内阿鼻道三刀的力量之后,他的面色甚至还出现了一丝病态的苍白。
 
    之前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楚休已经用过很多次了,使用过之后立刻便镇压住那股魔气,所以除了第一次之外,楚休几乎没有被反噬过。
 
    而这一次楚休却是挺了这么长时间不去镇压魔气,反而利用这股魔气来对敌,虽然威能巨大,但消耗也是异常的剧烈,准确的来说这并不是真气内力上的消耗,而是精神上的一种消耗。
 
    但在神武门那名老者看来,眼前的楚休就是消耗过度了,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
 
    一瞬间,那名老者手中的长枪之上爆发出了一股璀璨的光芒来,好似一轮昊阳烈日一般炙热璀璨,不过其中却是夹杂着一丝血色,那是他燃烧血气所带来的力量。
 
    枪出如龙,长虹贯日!
 
    这一枪刺出,凝聚了这神武门老者至强的力量,其中那炙热的气血之力甚至还有着一部分诛邪破魔的效果,虽然不如佛门功法,但也一样可以克制楚休这种修炼了魔功的武者。
 
    只不过此时首当其冲的楚休却是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在这神武门老者一枪落下之时,楚休手捏大金刚轮印,绽放出的却是要比这他一枪更加璀璨,更加强大无比力量和佛光!
 
    谁说他只懂得魔功的?这神武门的人恐怕是连他的基本消息都没搞对就跑来报仇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在大金刚轮印这种强大的印法之下,一阵罡气爆碎之声传来,那神武门老者手中的长枪也是四转级别的宝兵了,但却被楚休这一击大金刚轮印直接轰碎,那神武门的老者也是被楚休直接轰飞了十余步,最终坚持不住,一口鲜血猛然间喷出,脸色变得煞白一片。
 
    之前楚休面色发白只是因为精神消耗过度而已,而现在这神武门的老者面色发白则是真的快油尽灯枯了。
 
    “小姐!快走……”
 
    那神武门的老者看着还没有离开的燕婷婷,眼中露出了绝望之色,但此时他却是已经劝不动燕婷婷了。
 
    搏命一击被楚休破去,又被大金刚轮印重创,以他这种年龄早就已经撑不住了,最后四个字说出,那神武门的老者轰然倒地,气息全无。
 
    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两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还有数名内罡和外罡境的武者,转瞬间就被楚休杀的杀,重伤的重伤,这份实力除了恐怖之外,他们甚至已经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了。
 
    而此时场中,解决掉了两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之后,楚休眯着眼睛,透露出了一抹杀机来,向着燕婷婷走去。
 
    其实楚休是不喜欢杀女人的,毕竟他一个男人,总去杀女人还是有些掉价的。
 
    但前提是对方没有招惹他,没有影响到他的利益,否则楚休一旦动了杀心,他的眼里可就没有男女了,只有活人跟死人!
 
    自己杀了岳卢川,这燕婷婷是恨他也好,还是怨他也罢,这点都随意,但她现在却是已经对楚休恨到了极致,只要有机会,楚休敢保证这女人肯定要杀了自己。
 
    所以让其活着,那迎接楚休的将会是无数的麻烦,还不如现在便杀了她,一了百了!
 
    至于神武门嘛,楚休还真不相信燕淮南敢去关中刑堂找关思羽要人,无论是从地位还是从实力上来说,关中刑堂可都是远超神武门的。
 
    最重要的是关中刑堂的风格便是如此,你不惹我,我便也不会来惹你,关中刑堂从来都不会主动惹事,但从来也都不会怕事!
 
    守在燕婷婷身前的那几名先天武者此时看着楚休走来,他们倒是没吓到逃跑那般没用,但他们也是用略微带着颤抖的声音:“别过来!楚休,你疯了吗?你可知道你杀了小姐,那便跟我神武门从此以后便永远都不死不休了!”
 
    楚休拎着刀,淡淡道:“不死不休?我若是不杀她,她肯定也会继续弄出各种事端来对付我,到了那个时候,我跟你神武门也都是一样不死不休的,所以既然如此,那我为何不早点解决她?所以,还请你们都去死吧!”
 
    不过就在此时,燕婷婷却是猛然间一抬头,对着周围看热闹的这些武者大喊道:“你们谁杀了他,我便嫁给谁!”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这位神武门的大小姐怕是气疯了吧?这种话她竟然都说的出口。
 
    但燕婷婷却是用嘶哑的嗓音恨声道:“我以神武门的气运发誓,谁若是能杀了楚休,我今天便嫁给他,在场所有人都可以做见证!”
 
    听到燕婷婷竟然用神武门来发誓,在场的众人不禁面色微变
 
    燕婷婷说的应该是真的,她的信誉不值钱,但神武门位列七宗八派之一,她身为燕淮南的女儿,用神武门的气运来发誓,这可是不会有假的。
 
    一听这话,说实话,心动的人还当真不少。
 
    虽然他们知道燕婷婷拿自己的终身大事为代价要杀楚休纯粹是因为恨意,但他们看上燕婷婷也不是因为情情爱爱之类的东西,而是因为燕婷婷的身份。
 
    那可是神武门的大小姐,况且燕婷婷本身的模样也并不赖,那些真正大派的弟子或许看不上,但是一些散修或者是小门派出身的武者却是心动了。
 
    不过心动归心动,却是没有一个人动手。
 
    不是燕婷婷的吸引力不够,而是楚休方才的威势太过惊人了,把他们都给吓到了。
 
    连杀两名三花聚顶境的武者,就算对方已经老迈,那也是货真价实的三花聚顶境武者,而且其他那些内罡和外罡境的武者在他手中简直没有一合之敌。
 
    成为神武门的女婿固然是很有吸引力,但前提也是要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才行。
 
    看到在场的众人竟然被楚休的威势吓到不敢动手,燕婷婷冲着他们大喊道:“你们怕什么?楚休再强也只是外罡境,你们看看他的脸色,方才我神武门的人已经把他的内力给消耗掉了大半了,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不敢出手?”
 
    看到众人还有些犹豫,燕婷婷一咬牙道:“我爹便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神武门这一代也没有优秀的弟子,谁娶了我,谁便将得到神武门所有的资源支持,谁便是下一代神武门门主的继承人!”
 
    此话一出,在燕婷婷身边保护她的那些先天武者们都是一惊,大小姐疯了!为了报仇她简直什么都不顾了,这种许诺她竟然都能说出口。
 
    虽然燕淮南在神武门内一言九鼎,不过神武门始终是个宗门,而不是世家,下一代门主看的也是实力,而不是跟燕淮南的关系。
 
    现在燕婷婷在这里做出这种许诺来,若是传回到神武门去,必定会造成神武门内部大部分的弟子不满,甚至会使得宗门动荡!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风险和利益
 
    那些神武门的弟子猜测的不错,燕婷婷的确是有些疯了,为了报仇,她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
 
    其实之前没见到楚休之前,她的情绪也差不多稳定了,毕竟岳卢川都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了,等她找到新的爱人之后说不定就会遗忘这段事情。
 
    但谁承想她却是又在这里碰到了楚休,导致她恨意上涌,并且自以为能够杀了楚休,结果她手下的人却是被楚休一一斩杀,在这种大起大落的绝望氛围之下,原本性格就偏激的她已经彻底疯狂,不顾一切了。
 
    而燕婷婷的疯狂举动也的确是吸引了周围的那些武者,特别是那些散修出身以及小门派出身的武者。
 
    娶了燕婷婷,他们就是神武门的继承人!那可是七宗八派之一的神武门!
 
    在场的这些人中虽然有些不是北燕的人,但却也对神武门是有些了解的,知道神武门的情况。
 
    整个神武门当中燕淮南一言九鼎,神武门也是靠着燕淮南这才崛起的,下一代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就连这次神兵大会,除了一个来散心的燕婷婷,神武门都没派其他人过来。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燕婷婷说的话可就不是在诓骗他们,而是真的有这种可能!
 
    一众人看着面色略微带着苍白的楚休,渐渐围拢了过来,大部分都是那些散修或者是小门派出身的武者,眼中闪烁着不明之色。
 
    楚休的实力他们看到了,跟这种恐怖的人动手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而且对方身后还有着关中刑堂在,动了楚休便是得罪了关中刑堂,这些都是风险。
 
    但问题是在成为燕淮南的女婿和神武门继承人的诱惑下,这种风险却是可以抵消的。
 
    之前他们没动手是因为诱惑不够,而现在利益足够了,甚至大到让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步,在这种诱惑面前,别说是风险,他们甚至都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况且还有人如同谢小楼一般,也看出来了楚休的深浅。
 
    楚休方才先声夺人的威势的确是惊人,但他却不可能真有随意斩杀三花聚顶境如同杀鸡一般的实力。
 
    哪怕是龙虎山的‘小天师’张承祯在外罡境时都没有楚休这般恐怖,可以随手一刀便斩了一名三花聚顶境武者,所以方才楚休的那第一刀才是他全力爆发出所有力量的极致一击,这样的一击,可不是随便能用出来的!
 
    看着在场的那些人,楚休微微皱了皱眉头,得罪了女人,果然是很麻烦的事情。
 
    行走江湖有三种人最不能惹,小孩、老人和女人。
 
    一个孩童行走江湖,你永远都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修炼了秘法之后,返老还童的老怪物还是对方身后站了一个老怪物。
 
    至于老人,拳怕少壮,江湖上的那些老人代表着气血衰败,代表着战斗力下降,虽然看似很弱,但实际上这样的老人才是最为恐怖的,因为他们已经寿元将尽,所以可以毫无顾忌的跟你拼死一搏,而你却是还有着大好年华,光明的未来,怎么看,都是你吃亏的。
 
    而女人就不用多说了,身为女人,她们自身便是最好的武器,会给你带来很多的麻烦,就比如现在的楚休。
 
    环视了一周,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利欲熏心啊,都想去做燕淮南的女婿?我劝诸位一句,别到了最后,燕淮南的女婿做不成,怕是要下去做阎王爷的女婿了!”
 
    利益诱惑在前,楚休的话并没有吓退这些人。
 
    其中一名相貌英俊,穿着蓝衫,手持折扇,打扮的好似世家公子一样的人站出来冷笑道:“什么利欲熏心?对着燕小姐一个女流之辈你居然都想下手杀人,简直丧心病狂!
 
    况且我祝武和生平最为敬重的便是燕淮南燕门主,你想动燕小姐,那便先过我这一关!”
 
    说话的这人乃是东齐一个小家族祝家的长子祝武和,实力还算是不错,年纪轻轻便踏入了外罡境,而他父亲,祝家家主也是外罡境的修为,可以说现在一个小小的祝家便已经容不下他了,根本就无法给他提供足够的修炼资源。
 
    祝武和这次来神兵大会倒也不是对神兵有什么幻想,他只是想要结交一些大派弟子而已,没想到却是遇到了这种好事。
 
    他自视甚高,甚至认为自己若不是生在祝家这种小家族,而是生在九大世家当中,那自己现在的成就肯定不比那些龙虎榜的俊杰要差。
 
    这一次他若是真能杀了楚休,娶到燕婷婷,成为了燕淮南的女婿,得到整个神武门的支持,拿他可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
 
    其他的武者不屑的撇了祝武和一眼,要动手便动手,非要扯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丫一辈子都没出过东齐,扯什么敬佩燕淮南?
 
    不过有祝武和第一个站出来,便有第二个。
 
    一名三十多岁,手持一柄巨斧的丑陋壮汉也是站了出来,大笑道:“洒家这辈子可是没几个女人看得上,现在有机会做神武门燕门主的女婿,洒家倒是想试试!”
 
    一看到这壮汉也想来凑热闹,在场的众人顿时恶寒不已。
 
    这壮汉乃是在长林郡这一代颇有名声的散修武者‘恶虎’彭罪,早年间曾经当过盗匪,甚至自己还建立过一个小山寨,但却被官兵剿灭。
 
    后来虽然不干盗匪营生了,但却也不是什么好路数,甚至有给人当门客,结果反噬主家的恶名在身。
 
    而且这彭罪身高接近一丈,皮肤黝黑,相貌丑陋,跟燕婷婷这种身材娇小的女人站在一起,那才叫不忍直视好不好。
 
    “彭罪,就你那德行,就算是真去了神武门,恐怕也会被燕门主给撵出去的,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就凭你那副样子也配迎娶燕小姐?”
 
    一名身背双剑,身穿紧身武士服,相貌风流倜傥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一脸的傲然之色。
 
    “是‘赤阴双剑’公孙流!龙虎榜第三十二位的‘赤阴双剑’公孙流!”
 
    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这还是第一次有着同为龙虎榜上的武者站出来要对楚休出手。
 
    人群最后方,莫天临一皱眉道:“这个龙虎榜上的搅屎棍怎么也来了?”
 
    谢小楼撇撇嘴道:“说话注意点,他是搅屎棍,那我们是什么?”
 
    这公孙流虽然也是位列龙虎榜上的武者,但其行径却是让人有些不齿。
 
    龙虎榜是按照名气和实力来排列的,这公孙流实力倒是有一些,但他却是散修出身,名气也不出众,靠他那点能力想要踏上龙虎榜前五十位可是很困难的。
 
    所以这公孙流便想了一个主意,那就是专门去挑战那些境界不如他,但名气却很高,榜上排名在他之前,而且还是散修出身的武者,战前将对方的资料收集的极其详细,直到有着九成九的把握这才敢出手。
 
    江湖上能够位列龙虎榜的年轻俊杰都是在挑比自己更强的武者挑战,结果这公孙流倒是好,纯粹就是为了上榜而上榜,有时候还专门挑对手虚弱时下手,落井下石,只为了龙虎榜的排名,简直就是无耻至极,所以这才被称为是龙虎榜的搅屎棍。
 
    正常的武者或许会因为其龙虎榜的排名对其敬畏,但在莫天临等人看来,这厮就是一个小丑而已。
 
    这公孙流别看相貌年轻,但实际上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再过几年便会彻底被风满楼从龙虎榜上踢出去,所以这次来神兵大会,他也是准备最后再捞一波名声的,没想到却是碰上了这么一件好事。
 
    若是当真能杀了楚休,以他的相貌,还有在龙虎榜上的排名,燕淮南说不定还巴不得让自己当他的女婿呢!
 
    公孙流等三人在东齐这地方都算是小有名气的武者了,他们既然都站出来准备对楚休出手,周围那些围观的武者中,几乎有上百人都站了出来,跃跃欲试。
 

当前网址:http://forumobat.com/a/zhongqingshishicaishujushoujiduan/20181216/1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