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形=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个么个邴原强硬的

小编:诺!侍卫长赶紧答应一声,回身摆摆手,道:打开宫门! 皇宫的大门当然不会轻易打开,侍卫长摆摆手,就看宫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侍卫长赶紧上前,搀扶着邴原进了宫。 以邴原的身

 “诺!”侍卫长赶紧答应一声,回身摆摆手,道:“打开宫门!”
 
    皇宫的大门当然不会轻易打开,侍卫长摆摆手,就看宫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侍卫长赶紧上前,搀扶着邴原进了宫。
 
    以邴原的身份,何人敢当,一路到了李林所在的宫殿,如今,虽然这里算是皇宫,但是什么东西不是李林的?就算是那坐在皇位上的天子,都是李林的傀儡罢了,所以,在洛阳李林也就索性住进了皇宫里面,也没人说个不字。
 
    李林的手段,早就让麾下的将士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死忠与李林,想必武人来说,文人就要麻烦许多,而一大帮比较开放的文人,认为李林的作为也不失为拯救大汉的一种办法,所以也支持着李林,还有一帮文人,看似是熟读孔孟之道,其实心中也是贪得无厌,谁掌权就是爹,这些人看到李林得了势,也纷纷投靠,捧臭脚的人什么年代都不会少,但是更有一些人,那些迂腐的文士,名士们,一心向汉,则是对于李林的做法十分的排斥,甚至是破口大骂,跟李林那些相对的对手像是差不错。
 
    可是最为独特的还有一种人,就是像是邴原这样的,一方面,对于李林乃是绝对的忠心,但是对于李林的做法,依旧还是不愿意看到,邴原是李林的伯父,当然也就有资格来说李林,所以邴原这才从许昌飞快的赶来,就连身边的护卫都没带,直接飞奔过来,就是要阻止李林,只可惜,还是来晚了…………
 
    “伯父!”看到邴原的依稀的身影,还没到近前,李林就已经认了出来,皇宫可是很大的,邴原几十岁的人了,从宫门外可是步行而来,幸好身边还有一个侍卫长和马夫搀扶,加上邴原心中的焦急,这才能够赶了过来,不过可以看得出来,邴原已经累得不行了。
 
    李林喊了一声,赶紧飞奔了出去,邴原还没上台阶,李林就赶到了邴原的身前,激动的叫道:“伯父!你怎么来了!”
 
    “呼……呼……”邴原喘了两口气,换了几秒钟,甩开被侍卫长和马夫搀扶的胳膊,对李林拱手一拜,道:“拜见主公!”
 
    君是君,臣是臣,这是邴原一直都在教育李林的,每次邴原在公共场合见到李林,邴原不是李林的伯父,就是李林的臣子,所以就是应该邴原拜见李林,但是李林总是记不住,一直都是上来就赶紧叫着伯父,每次都会遭到邴原的斥责,这一会,依旧这样,但是邴原却是没有斥责李林,而是阴沉着脸,对李林深深一拜。
 
    李林赶紧道:“快快免礼!”不禁这样,还立即上去搀扶邴原,笑道:“伯父在许昌坐镇变好,我不日便会去许昌了!”
 
    “到里面说!”邴原没有接李林的话,而是直接指了指眼前的宫殿,对李林道。
 
    李林点点头,道:“对!伯父一路劳顿了,我立即派人安排伯父先休息一下!”
 
    “不必!”邴原沉闷的说了一句,说完,自己已经迈开步子往宫殿走去,李林赶紧搀扶着往里走。
 
    终于做到了座位上,茶水已经放好,邴原在李林的搀扶下坐了下来,“咕噜!”邴原直接喝了一大口茶水。
 
    “呼…………”舒服的叹了一口气,邴原缓解了过来。
 
    李林没有坐到主位上去,而是坐在邴原旁边的位置,一边轻轻的捋着邴原的后背,帮助邴原顺气,一边笑着说道:“伯父,慢点喝!”
 
    “元杰!”邴原叫了一声,道:“屏退左右!”
 
    李林忽然一愣,看着邴原的样子,依旧是那张阴沉的脸,刚才邴原叫李林元杰,而不是主公,这就是相当于邴原在用伯父的身份再跟李林的说话,这就由不得李林不同意了,李林立即挥挥手,道:“下去!”
 
    “是!”一旁自然有宫女侍卫,听到李林的话,立即退了出去。
 
    自打听到邴原飞速赶来洛阳的消息,李林就已经知道了邴原的意思,就是稳住自己,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事来,而今天在朝堂之上所宣读之事,更是最让邴原担心的了吧,李林淡淡一笑,问邴原道:“伯父!你可是为了…………这天子之事?”
 
    邴原沉着一张脸,看着李林半晌,那眼神让李林直接语塞,不敢说话,那个眼神,怎么就像是十几年前,自己刚刚在邴原身边,自己做错了事情以后,邴原看自己的那个眼神,别看李林都这么大了,依旧也怕家长,在现实世界的时候,道自己儿时的玩伴家里去玩,进门之前都会先问“你妈在家呢吗?”
 
    正是因为这样,由于邴原的管教,李林对邴原不仅仅是尊敬,还有怕,当然了,这个怕也不是普遍意义上的怕,李林倒是怕邴原生气影响了身体。
 
    “元杰!”半晌之后,邴原率先开口了,语气很是低沉,对李林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李林咂咂嘴,问自己做什么?李林思索了片刻,缓缓道:“伯父!我只想好好的活下来,好好的让伯父你,颖儿他们,平儿他们,我的妻子儿女,哦的家人,好好的活下来,还要活的好!”
 
    “你…………”邴原眼睛一瞪,语气一变,低沉的斥责道:“那你看你都做了什么!”随即,邴原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李林也是赶紧起来,想要上去搀扶邴原,邴原一甩李林的胳膊,随手不知道指着什么地方,嘴上叨叨的说道:“你扶持刘和之子登上了皇帝大位!怎么?难道就像是你当年所说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吗?你还仅为了辽公!何为公!何为王!”
 
    随即,邴原语气一低,眼睛一眯,看这李林道:“元杰!你可是要当皇帝!”
 
    李林被邴原的话说的呼吸一滞,赶紧道:“伯父!我的伯父啊!我哪有那个心思啊!当皇帝!伯父,你以为我我现在的日子是我想过的吗!但是不这样,我哪有办法!难道等着那些奸贼来害我,还你,还你的侄媳妇,还你的侄孙吗?伯父!我做的没错!”李林一说到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激动,从幽辽回到洛阳,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李林一直都在计划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别看自己的权利广大,但是舆论的作用李林可比这个时代的人了解,知道今天,李林才终于将这样的事情昭告天下,李林敢将一个小孩子扶上皇位,但是到了自己这边,仅为辽公,领丞相,好像比这些还难,为啥?
 
    别人说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可以,那样自己毕竟也是臣,但是就像是邴原刚才所胡乱说的,李林知道,定然还有不少人会认为自己要当什么破皇帝!李林不怕别人说,就怕别人误解自己,更是怕自己的亲人,比方说邴原误解自己…………
 
    “诶…………”看着邴原依旧怒瞪着自己,李林有缓缓的做了下来,脸上很是痛苦…………
 
 第二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隐患
 
    “伯父啊!”呆坐下来的李林,默然很是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咱们爷俩都就没有单独的在一起说话了!”
 
    邴原一听,愣在当场,从那眼神可以看得出来,邴原也在回忆上一次与李林的单独在一起的谈话,二人沉默了好一阵,邴原缓缓道:“好似,你自从南下一来,就没有了…………”
 
    “诶…………”李林长长的叹了一声,淡淡一笑,好似是苦笑,但是有有一点像会心一笑,表情由痛苦转变成了回味,李林缓缓道:“伯父,我可真是怀念咱们爷俩当年在乐浪的日子,我每天还能去您府上看您,颖儿也可以时常的陪着伯母,无忧无虑,不怕有人算计,不怕有人暗杀,不怕有人明天就会打到家门口!”
 
    邴原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打在了身上,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刚刚亢奋的表情立即转变成了疲惫,传变成了疲倦,甚至会有些后悔。
 
    就是简单的几句话,立即勾起来叔侄二人深深的会意,正是因为他们都经历的太多太多了,从前与现在的反差,都让两个人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邴原晃了两下,又做到了李林的身边,沉着脸的叔侄二人没有说话,就在那里坐着,脑袋知道满满的都是回忆,回忆以前的日子,以前没有那么多的担忧,那么多的纷争,那么多的猜忌的时候。
 
    但是现实就在眼前,就连邴原都在开始猜忌了李林,想着李林会不会造反,会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而李林呢?也是已经没有了以前面对邴原想什么就说什么的样子,依旧会以虚假的面孔面对着邴原…………
 
    “元杰啊…………”邴原就好像是叫着好远好远的一个名字,缓缓道:“我……还是会许昌吧……啊不!老夫……还是会幽辽吧!”
 
    李林猛然一颤,立即回头对邴原道:“伯父!难道你要弃林而去吗!如今…………”
 
    “诶!”邴原摆摆手,摇摇头,道:“不是!如今幽辽刚刚稳定,受了如此的风波,幽辽还需要有人执掌,经营了那么多年的家业毁于一旦,不能不修,你在中原无法兼顾,还是我……会去吧!”
 
    “伯父!你!”李林有些不知所措,风波,整个天下都受到了风波,那里仅仅只有幽辽一处?以邴原跟李林的关系,以邴原的才华,管理一个幽辽,怎么配得上呢?
 
    李林当即道:“伯父,明日天子就会下旨,封伯父为司徒!”
 
    “元杰!”邴原重重的哼了一声,又站了起来,对李林道:“莫要多说!我执意要去幽辽的!”
 
    “伯父!你……你这是为何!难道你不在管我了吗?”李林也是一下子站了起来,凝视着邴原。
 
    邴原依旧坚定的说道:“元杰!让给我去幽辽吧!以后,伯父为你看家,为你守好后方!”
 
    李林知道邴原的脾气,邴原又何尝不知道李林的性格,二人都是说一不二的人,只要两个人顶上,必须要有一方让步才能够化解,从前,都是邴原让步了,但是此时此刻,可以看得出来,邴原不会让步,那么…………
 
    “好!”李林低下了头,声音犹如蚊虫一般的答应了一声,他还是让步了,在这样的形势下,李林不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个么个邴原强硬的坚持下去,会发生什么,十年前,自己还是一个20随的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而不要也是壮志未酬之年,但是现在,邴原已经渐渐老去,而李林,也已经完全变了样子,李林不敢在像以前那样的人心,不敢再想从前那般和邴原“抗争到底”,所以李林只有让步…………
 
    “多谢主公!”邴原弯腰一拜,再起身,又道:“还望主公勤勉用心,为我大汉再填功绩!”邴原说的大汉两个字格外的重,李林明白他的意思,可能邴原相信李林不愿意去做什么皇帝,但是邴原确实不相信李林增在增生的野心。
 
    说完,邴原竟然转身,向外走去,李林没有将邴原留住,更没有问邴原要去哪,而是呆呆的立在那里,邴原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守护在一旁的车夫立即上来,扶住了邴原,堂堂五官中郎将,竟然只有一个车夫在身旁服侍。
 
    过了一会,邴原的身影已经走远,李林忽然喝道:“来人!”
 
    “在!”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出来了一个一身紧身衣的护卫,快步窜到了李林的面前,这正是在暗中保护李林的护卫营将士。
 
    “立即给我五官中郎将大人安排住处,让其休息,要派去最好的侍女服侍!有一点怠慢,格杀勿论!”李林重重的说道,可能他还是第一次发了这样如同暴君一般的指令。
 
    “诺!”护卫营的将士立即答应一声,对于他们来说,李林的指令只有内容,没有任何的含义,他们只有传达,没有质疑,答应一声,护卫营的将士再一次消失,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出现的一样。
 
    “嘶…………”李林忽然浑身一抖,牙关紧咬,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当前网址:http://forumobat.com/a/zhongqingshishicaishujudenglu/20180530/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