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想到了司马朗这个一直用酒抵消心中压力才

小编:啊!痛呼一声,李林忽然感觉腰间一疼,双腿一软,一下子跪了下来,右手赶紧直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腰眼之上。 老毛病又犯了,每当李林在大脑痛苦的时候,身体的痛苦

 “啊!”痛呼一声,李林忽然感觉腰间一疼,双腿一软,一下子跪了下来,右手赶紧直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腰眼之上。
 
    老毛病又犯了,每当李林在大脑痛苦的时候,身体的痛苦就像是跟大脑商量好了一般,立即响应大脑的号召,跟着痛苦起来,李林的旧伤,也是最重的伤,就是在腰上,自从南下一来,已经越发严重,以前方方在身边,每日都要用烈酒为李林推拿,但是长安过后,方方死了,而李林也是一路的沦落,知道最后疯狂的反击,仇恨已经让李林忘记了伤痛,但是不代表这伤痛就这样失去了,反而,这伤痛一次次的加重,有几次,李林几乎已经站不起来,坐在了推车之上,但是只要是领军征战,就算是硬撑,咬着牙,李林也要在自己的将士们面前表现出自己已经手握天下的样子,可是在这无人的时候,特别是无人加痛苦的时候,李林根本抑制不住自己腰间的剧痛和双腿的麻木…………李林最大的隐患,不是已经死了的刘和,或者是已经失踪的司马懿,或者是这天下的各路诸侯,而是他自己…………
 
    “主公!”暗中立即有几名护卫从了过来,上前搀扶李林。
 
    “嗯!”李林已经满头大汗,点点头,忍着剧痛道:“快!给狠狠的按着这里!”说着,左手指了指自己的腰眼。
 
    “诺!”几名护卫立即将李林搀扶起来,给李林一阵的折腾,李林既然教会了一个方方,就代表他也会交回其他人,不一会,知道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李林的疼痛终于缓解了…………
 
    “带我去见一个人!”趴在软榻上的李林忽然冒出来了一句。
 
    “主公!”护卫担心道:“如今你这般模样,还是修养为好啊!”
 
    李林就好像是没有听到身边护卫的话,道:“快点,带我去!”
 
    “诺!”护卫哪里敢违背李林的意思,只好赶紧给李林搀扶起来。
 
    “哈哈!好!好啊!好!”一声声的叫好声响起,但是眼前,却不是什么热闹的场景,一座冷冷清清的府邸,大门是敞开的,院子之中一个下人也没有,只有一个蓬头垢面,满脸胡茬的醉鬼,在看着虫子打架,却还跟看到一场大戏一般的疯狂叫好,而就看着府邸大门上面三个鎏金的大字--司马府。
 
    李林缓步的走了进来,不敢快走,就好似散步一般,大门压根就没关,李林也就直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护卫。
 
    身后的大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常年经历战火,洛阳城中几乎没有多少的常住居民,听说要打仗,就立即跑出城,听说没事了,在陆续回来,大汉都城,竟然还没有一座普通城池的人口多,更何况李林刚刚逼得刘和自杀,扶立了新君,更是让城中的百姓摸不清形式,有的人甚至认为李林这么做了,肯定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打来,所以在城外的人依旧没人敢回来。
 
    李林知道,这个情况是暂时了,凭着自己的本事,在荒凉的洛阳城,只要安宁,肯定会恢复他往日的热闹与繁华,不过现在,立即只有先努力让洛阳安宁下来了…………
 
    回头看了看这荒凉的院落,再看了看头顶的牌匾,李林苦笑着摇摇头,回头对护卫道:“你们不用进去!在门口等候!”
 
    “诺!”护卫拱手道,李林已经大步迈开,走了进去,而院子之中,那醉鬼还在不停的发疯一般的叫着好,还不时的拍了拍巴掌,接着微弱的夕阳的余晖,李林看到了地上打架的两个虫子。
 
    缓缓上前,李林看着地上的两个虫子,缓缓问道:“你就这么喜欢看打仗吗?”
 
    那醉鬼听到了这样的声音,猛然一惊,回头看着已经到了面前的李林,瞳孔明显的缩了缩,随即又恢复了刚才那醉醺醺的样子…………
 
 第二百一十五章 又到安宁
 
    “伯达!”看着眼前那人的样子,李林心中有些微微发凉,更有一些悲伤。
 
    不错,这破烂的司马府之中,胡子拉碴的醉鬼正是司马朗,这个李林自幼的玩伴,虽然李林不知道自己小的时候到底跟这个司马朗有什么样的经历,但是当自己第一次在河内见到司马朗的时候,他给自己的第一感觉,就是亲切,无比的亲切,对待自己果然就是一个可以无话不谈的玩伴。
 
    但是,一个人的出现确实打破了司马朗和李林的这种关系,那就是司马懿。
 
    一个是自己而是最好的玩伴,更是自己的表弟,而另一个,是自己的亲弟弟,一个带着自己家族的梦想的弟弟,这两个人的纠葛,让司马朗简直就要崩溃,强大的精神压力,让司马朗根本无法做出任何事情,帮助司马懿?那是害了李林,帮助李林,又害了自己的亲兄弟,所以司马朗也就剩下了一件事情,借酒消愁。
 
    当李林知道一切的一切根源,竟然是一个自己如此亲近之人的时候,李林很冷静,很冷静的看待这一切,而当李林第一次看到司马朗的醉鬼样子的时候,李林竟然无法冷静了,他都没有上前与司马朗说话,没有说任何的东西,只是跟麾下将士吩咐,谁也不能打扰司马府而后,李林便再也不愿意看下去了,司马朗的样子,甚至让李林想起了自己,这天下,为何有那么多的可怜人?
 
    当知道那刘和背后的人就是司马懿的时候,李林跟多的是自嘲,自嘲原来这个世界上,能够把自己坑的那么惨的竟然就是自己!
 
    为何怎么说,因为当年就是李林将司马朗和司马懿二人送到了刘虞的面前,自己没有让他们两个跟着自己,让他们在刘虞的身边,本想着帮助自己,当年李林可是没有想着自己有一天回合刘虞成了那样的结果,更加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今时今日的自己,那个时候,可能即使自己内心的一种恐惧,恐惧自己会有一天失去自己得到了东西,所以才会让司马懿和司马朗到了刘虞那里,打入内部好帮助自己。
 
    确实,有不少的机会,司马朗帮了李林的忙,但是未来又是谁会预料的,李林没想到自己的一点私心,竟然见解造成了天下的大乱,而自己也是差一代呢丧了命,可以说,司马懿一己之力,不知道到底令多少人死于沙场,多少的母亲失去了儿子,多少的妇女失去了丈夫,多少的孩子失去的了父亲,但是李林就应该说司马懿是恶魔吗?
 
    不,李林更加的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恶魔,司马懿若是现在真的出现在了李林的面前,李林依旧不会杀他,甚至会用他,可能当年就把十几岁的司马懿放在自己的身边,就不会有今时今日的李林,很可惜,司马懿再也找不到了,而李林的眼前,只有这个醉醺醺的司马朗,自己则个已经让巨大的精神压力击垮的表哥…………
 
    “呵呵!”司马朗听到李林的叫声,傻傻的笑了出来,手里的酒壶一抬,对着李林就道:“元……元杰!嘿嘿!元杰!好……好久……好久不见啦!来……来!喝……喝!这可是好酒……好酒啊!”
 
    李林轻轻的接过来司马朗递过来的酒壶,“咕噜!”灌了一大口。
 
    “哈!”爽快的哈了一口气,对司马朗道:“来!哥!今天跟你合格痛快!”说着,又将酒给了司马朗。
 
    司马朗有些微微发愣,脸上的表情已经装不住了,缓缓起身,犹犹豫豫的伸出了手,但是有不好意思接过来李林递过来的酒壶,李林淡淡一笑,道:“呵呵!今日,只有兄弟,和这个…………”说着,李林指了指司马朗和自己,又指了指手里的酒壶。
 
    “好!”司马朗忽然报吼来了一声,随即哈哈大笑。
 
    “额?”司马朗忽然大叫一声,还给了吓了一跳,但是一看司马朗的样子,李林也是不由自主的笑出来。
 
    今天李林终于达到了如今大汉群臣地位的巅峰,但是好像心里更堵了,所以就像找一个人醉一场,本来想着去找军中的兄弟,但是如今那些个将领,还有几个可以跟自己随意的喝酒,扯皮胡说呢?痛苦之时,李林想到了司马朗,这个一直用酒抵消心中压力的司马朗,所以才稀里糊涂的就来到了这里,今夜,注定酩酊大醉,注定要说好多话,但是面对着司马朗,这个很多事情都已经不相干的人,还是自己的亲人,李林才可以更加的放肆吧…………
 
    半个月后,张燕主动投靠李林,并州进入了李林的手中,一个月后,去卑,豹哥带领三万匈奴勇士,加上马超一万多兵马,与韩遂合力攻打袁尚,张鲁本就受到了王昌送到的贿赂,其麾下阎圃等人更是贪得无厌,大营了李林的要求,在临战危机之时,竟然临阵退缩,不去帮着袁尚,也不帮着李林,导致在最前方的袁尚直接受到了七万兵马的攻击,纵然有许攸和荀谌帮忙,怎么可能打过这样的阵痛,无力回天之下,袁尚再一次的惨败,撤回散关,在此寻求张鲁庇佑。
 
    张鲁这个见钱眼开的主,真是不怕给自己找麻烦,竟然再一次的接纳了袁尚的败军,大营袁尚帮助他跟李林言和,但是李林还暂时对汉中没有兴趣,因为李林早就已经答应,帮助马超收回凉州,所以在那韩遂还以为已经抱上李林这条大腿的时候,马超和去卑立即给他来了一个当场翻脸,韩遂怎么会想到李林翻脸比翻书还快,马超和去卑趁夜,分南北就杀进了韩遂大营,马踏营盆,韩遂女婿阎行拼死护着韩遂杀出重围撤回秦川,但是马超怎么会放过韩遂,一路追杀,将韩遂赶到了秦川,而此时韩遂才知道,李林早就已经派遣越众卡夫罗带着匈奴上两部和下四部六万人马从原来西羌的地界攻打凉州,加上马休和庞德的帮助,势如破竹,直接南下攻打秦州,听闻韩遂西撤,立即杀了过来。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而韩遂更是知道,只要有马超在,自己就算是投降也是注定会遭到杀身之祸,而李林的做法也让韩遂看出来,李林是偏向马超的,根本没看得上韩遂自己,万念俱灰之下,韩遂在自己的帅帐之中大骂三声,拔出佩剑自刎,军队头女婿阎行统领,第二天,阎行就想马超投降,而李林,也就尽得凉州,秦州以及关中所有土地。
 
    北方大定,刘和的死,傀儡皇帝的登基,李林称为辽公,丞相,统领北方,麾下文臣武将无数,成为了这大汉投降毫无悬念的最强大的诸侯。李林将凉州与秦州,关中合并,统称为凉州,翼州分割,该是冀州的归冀州,该是青州的归青州。北方去卑为匈奴王,去卑奉李林为起大匈奴狼王,匈奴八部任凭其用,匈奴永世不与狼王为敌。这样一来,李林之下,辽州,幽州,并州,冀州,青州,兖州,豫州,徐州,凉州,司隶,加上黄河河套流域的所有土地,还有东北高句丽,扶余,乌桓等地,简直比当年大汉最为强盛之时北方所控制的土地还多。
 
    但是连年的征战,已经让李林变成了穷光蛋,老本都已经搭了进去,与刘和一战,北方人口骤减,所以李林立即与各路诸侯言和,当然了,只要他们同意自己立下的皇帝,和自己的地位。
 

当前网址:http://forumobat.com/a/zhongqingshishicaishujudenglu/20180530/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